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随风

一念放下,万般自在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瘗鹤铭  

2015-06-04 17:29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xiaolin《瘗鹤铭》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瘗鹤铭:刻于南朝·梁(传)天监十三年(514年),由南北朝时期隐士华阳真逸所书。瘗 【拼音】:[yì] 【字义】:1.掩埋,埋葬:~埋。~藏(cáng )(殉葬的金玉器物)。~玉埋香  
(旧指美女死去)。
瘗鹤铭 著名摩崖刻石,在江苏镇江焦山断崖石上,刻石年代众说不一,点画灵动,字形开张。北宋书法大家黄山谷于此刻石得力独多,变态后形成山谷书“中宫内敛,横竖画向四周开张”的“辐射式”的独特风貌。山谷并有“大字无过瘗鹤铭”之句,历代评价极高。明王世贞评:“此铭古拙奇峭,雄伟飞逸,固书家之雄。”铭字连笔圆润,落笔超逸,神采脱俗。----《古代碑帖鉴赏》
费声骞
《瘗鹤铭》本刻于焦山石壁上。唐代失落长江中。北宋熙宁年间,修建运河,工人江中捞出一块断石,经辨认,此断石正是史书上记载坠落江中的《瘗鹤铭》的一部分。一百年后,南宋淳熙年间,运河重修,疏掏工人又打捞出四块。送至当地县府,经考证,这三块断石也是《瘗鹤铭》的一部分。这样,与先前打捞上来的那块断石拼凑在一起,正好是失传很久的《瘗鹤铭》。到了明洪武年间,这五块断石复又坠江。康熙年间,镇江知府陈鹏年不惜花巨资募船民打捞,终于在距焦山下游三里处,又将这五块残石捞了出来,移置定慧寺壁间。1960年合五石为一,砌入壁间。[1]
自幼聪明异常,十岁读葛洪神仙传》,便立志养生十五岁著《寻山志》。二十岁

瘗鹤铭水前本(20张)
被引为诸王侍读,后拜左卫殿中将军。三十六岁梁代齐而立,隐居句曲山(茅山)华阳洞。
梁武帝早年便与陶弘景认识,称帝之后,想让其出山为官,辅佐朝政。陶于是画了一张画,两头牛,一个自在地吃草,一个带着金笼头,被拿着鞭子的人牵着鼻子。梁武帝一见,便知其意,虽不为官,但书信不断,常以朝廷大事与他商讨,人称“山中宰相”。他的思想脱胎於老庄哲学和葛洪的神仙道教,杂有儒家和佛教观点。工草隶行书尤妙。对历算、地理、医药等都有一定研究。曾整理古代的《神农本草经》,并增收魏晋间名医所用新药,成《本草经集注》七卷,共载药物730种,并首创沿用至今的药物分类方法,以玉石、草木、虫、兽、果、菜、米实分类,对本草学的发展有一定的影响(原书已佚,敦煌发现残本)其内容为历代本草书籍收载,得以流传。楷书摩崖。存90余字。原刻在镇江焦山西麓石壁上。瘗鹤铭外景中唐以后始有著录,后遭雷击崩落长江中,南宋淳熙间挽出一石二十余字,康熙五十二年又挽出五石七十余字。乾隆二十二年嵌于焦山定慧寺壁间,共九十余字。
《瘗鹤铭》(yi he ming)原刻在
镇江焦山西麓石壁上,中唐以后始有著录。自宋代《瘗鹤铭》残石被发现以来,历代书法家均给予其高度评价,且至今未有定论,成为千古之谜。清代康熙52年,闲居镇江的苏州知府陈鹏年曾募工打捞出5方《瘗鹤铭》残石,共93字。经历代专家考证,《瘗鹤铭》原文应在160字左右,尚有很多缺失。自此,《瘗鹤铭》残石的打捞成为萦绕在学术界的一种“情结”。在打捞出水的1000多块山体落石中,经过清洗、拓片、辨识、鉴定,发现其中453号石、587号石、546号石、977号石上疑似为“方”“鹤”“化”“之遽”等残字。经与前人考定著录的《瘗鹤铭》铭文对照,能够初步认定587号、546号、977号石块上“鹤”“化”“之遽”等4个字内容相吻合,字形大小、文字式样、笔画形态都已经具备了东晋六朝由隶至楷的书写特性,也与《瘗鹤铭》书风相一致。2009年8月25日,又对疑似刻有《瘗鹤铭》的巨石的进行部分爆破减负,以便于全石打捞出水,让人不禁翘首等待。
素称“书法之山”的镇江焦山,历代书法家的碑刻甚多,其中不少是珍品,最著者为
宝墨轩碑林中被誉为“碑中之王”的《瘗鹤铭》,署名为“华阳真逸撰,上皇山樵正书。”这是一篇哀悼家鹤的纪念文章,内容虽不足道,而其书法艺术诚然可贵。

   瘗鹤铭    鹤寿不知其纪也,壬辰岁得于华亭,甲午岁化于朱方。天其未遂,吾翔寥廓耶?奚夺余仙鹤之遽也。乃裹以玄黄之巾,藏乎兹山之下,仙家无隐晦之志,我等故立石旌事篆铭不朽词曰:相此胎禽,浮丘之真,山阴降迹,华表留声。西竹法理,幸丹岁辰。真唯仿佛,事亦微冥。鸣语化解,仙鹤去莘,左取曹国,右割荆门,后荡洪流,前固重局,余欲无言,尔也何明?宜直示之,惟将进宁,爰集真侣,瘗尔作铭。
考古打捞
 《瘗鹤铭》残石打捞考古开工   1997年,镇江博物馆和焦山碑刻博物馆联合对“瘗鹤铭”残石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考古、打捞,发现了“欠”和“无”二字,但仍残缺很多。2008年10月8日,《瘗鹤铭》残石打捞考古开工。此次打捞工程主要由镇江水利局水投公司、省交通工程公司实施,焦山碑刻博物馆、镇江博物馆联合考古队全程介入,动用一艘打捞船、一艘挖泥船、两条小工作艇,利用现代化的打捞技术,包括GPS技术、超声波技术、多波束水下地形测量技术及潜水等,对焦山西麓江滩进行一次科学、全面的打捞考古作业。经过多位不同学科专家的综合研究,划定考古打捞范围为:估计落水点向南250米、向西80-100米、向北250米。《瘗鹤铭》残石打捞考古行动于2008年6月启动,中央电视台《探索·发现》专题片摄制组前来拍摄纪录片,此事受到了国内外广泛关注。但因为夏季水位较高,正式的清淤打捞工作必须等到入秋才能开始。 
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
 
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
   瘗鹤铭
未出水时之拓本称“水拓本”,字数不多;出水后初拓本(五石本)即上皇山樵书。唐人孙处元《润州经》认为系
王羲之书,宋黄庭坚、苏舜钦等亦持此看法;因陶弘景曾自号华阳隐居,宋人李石《续博物志》即认为系陶弘景书,后附和此说者最多;欧阳修认为华阳真逸是顾况的道号;还有人认为是唐人王瓒所书;也有人觉其字同颜真卿《宋广平碑》接近,认为是颜真卿书。总之,各持己见,至今仍不能定论。
编辑本段艺术价值
《瘗鹤铭》发现以后,得到历代书家的高度评价。如
黄庭坚认其为“大字之祖”,作诗说:“大字无过《瘗鹤铭》。”《东洲草堂金石跋》云:“自来书律,意合篆分,派兼南北,未有如贞白《瘗鹤铭》者。” 其书法意态雍容,格调高雅,堪称逸品,是艺术性术高,影响极大的著名碑刻。《瘗鹤铭》在中国书法史上具有坐标意义,被誉为“大字之祖”,其艺术影响力绵长悠久、远及海外。素称“书法之山”的镇江焦山,历代书法家的碑刻甚多,其中不少是珍品,最著者为宝墨轩碑林中被誉为“碑中之王”的《瘗鹤铭》 ,署名为“华阳真逸撰,上皇山樵正书。”这是一篇哀悼家鹤的纪念文章,内容虽不足道,而其书法艺术成就极高。
《瘗鹤铭》被誉为“大字之祖”,其艺术影响力深刻久远、远及海外。《瘗鹤铭》
原刻于镇江焦山西侧临
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
 
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
 

 

 
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
 
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
 
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
 
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
 
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
 
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
   陆游踏雪观瘗鹤铭摩崖——摩崖石刻


江崖壁之上,大约在唐代后期或稍晚坠落江中,破裂残损。自宋代《瘗鹤铭》残石被发现以来,历代书法家均给予其高度评价,对它的时代、作者、思想艺术性等方面的研究、探讨一直没有停止过。
编辑本段考古研究
此铭究竟是何人所书?历来就有争议。
人黄长睿考证它为代陶宏景所书。陶宏景隶书、行书均佳,当时他已解官归隐道教圣地镇江茅山华阳洞,故认为属于他的墨迹。另一说,相传是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所

  瘗鹤铭
书。他生平极爱养鹤,在家门口有“
鹅池”。他常以池水洗笔,以鹤的优美舞姿来丰富他的书法。传说此铭是王羲之悼念他死去的两只仙鹤而作。还有以为唐代王瓒顾况所作,但均无确据、由于书法绝妙,后被人镌刻在焦山后山的岩石上,因被雷轰崩而坠江中。至宋代淳熙年间(1174一1189)石碑露出水面,有人将它从江中捞起,仍在原处竖立起来,许多人前来观摩摹拓,有的甚至凿几字带走,学者们也来研究它,因而远近闻名
不意数十年后,其碑又坠入江中。清
康熙五十二年(1713年)由镇江知府陈鹏年募工再度从江中捞出,粘合为一,仅存残字九十余个,移置焦山观音庵。现宝墨轩仍有《重立瘗鹤铭碑记》,记文中说到:“盖兹铭在焦山著称,殆千有余年,没于江者又七百年。”叙述了这段经过。碑文存字虽少而气势宏逸,神态飞动,读之令人回味无穷。北宋黄庭坚认为“大字无过《瘗鹤铭》”、“其胜乃不可貌”,誉之为“大字之祖”。宋曹士冕则推崇其“笔法之妙,书家冠冕”。此碑之所以被推崇,因其为南朝时代书法气韵,特别是篆书的中锋用笔的渗入;加之风雨剥蚀的效果,还增强了线条的雄健凝重及深沉的韵味。此碑的拓本及字贴久传国际,名震海内外,是研究书法艺术之代表。它既是成熟的楷书,而又可从中领会楷书发展过程中之篆、隶笔势遗踪发展史的重要实物资料。
瘗鹤铭水前本(20张)《瘗鹤铭》
镇江焦山
江心岛《瘗鹤铭》摩崖石刻。瘗,埋葬。一个书法家,家养的鹤死了,埋了并写了铭文。凡是历史上有名字的书法家都在这里留下了书法摩崖石刻,并拓了此铭而去。后来遭雷击滑坡,碑文下半截落入江中,再后来,上半段也消失了,传世的拓片多为伪作
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
瘗鹤铭 - xiaolin - 峨山居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